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商店公告

所有分类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 2005-2017 常常我会流连于老屋前后,看我儿时亲手移植的栀子花树是否又长高了,奶奶栽的那些桔树桃树板栗是否还有丰硕的果实挂在枝头.父亲栽的冬青柏树是否还是那么青翠挺拔常常,我会往返于稻场湖堤田间地头。稻场上牛栏里的牛还是那么悠闲的嚼着草,只是早已经不是当年那头我放牧的能够温顺的驮着我悠哉游哉的水沙牛了。站在湖堤放眼望去视野开阔水面平静如镜,只是不见了往日那来往如梭的小船,那横七竖八错落有致的迷魂阵,还有那随着禁湖一起消失的渔家之乐。倘佯田间踏着田埂上脚底下软绵绵的枯草,我总会深深呼吸着自然的清新之风,那方我劳作过无数次的稻田,依然静默在那里在父亲辛勤的耕耘下还是那么肥沃,田里花草绿得可爱花草覆盖下的泥土依旧黑得深沉,只是当年那个被父亲带领着,在骄阳下除草因酷热难当而突然哭鼻子的小女孩,如今已是不惑之年记忆,那些飘在梦里的记忆就象深藏的醇酒,日久弥香总会在我不经意间变得如此清晰。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